玖生

結束   

這裡將永久關閉。不會再有更新。

依然會有空間記錄我的生活經歷以及所想所盼。但是這裡,在今天我覺得它可以結束了。

從maplesong.blogbus.com到ian9.blogbus.com,這兩個博客地址陪伴我度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在這段時間裡,我從完全的懵懂到逐漸接受成長的賜予和剝奪。

我很感謝一直有來這裡看的朋友們,無論你們是誰,都想說謝謝你們。

其實早就有另一個空間開始貯存我的文字,不久那裡將會公開。

如果你們有心找到了,依然會感謝你們的關注。

那麼,有緣再見。

Posted by  at  2011-10-09 22:45: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 


又是告別   

照片是白海豚音樂節,在自家門口能有這樣一場音樂節是值得沾沾自喜的部分。

然後這場音樂節就成為了這個夏天的句點,

結束在張懸美不勝收的笑容和許巍遙遠的掃弦裡。

 

這個夏天短促而充實。

八月的第一個凌晨,我貪戀家裡的空氣和溫適的黑暗。

不想睡地聽著巴奈《停在那片藍》。

明天就飛往另一個夏天,繼續去學做人,學相處。學樂觀坦然和快樂。

學習到的這些部分,比起知識都來得難學和受用。

 

有遇見,也有新的認識。

有微妙的,我也解釋不清的顫動。也有果決的再也不見。

其實每一個夏天都會是如此的進行著。

聽聞了災難和變故,對世界和社會有新的認知。

從中也看到了一些和自己有關的,值得留意的土壤。

迎接了值得紀念的日期,開始了一場新的堅持。

欣然接受了自己的不完美,並且等待去接受更多。

 

音樂節在這座島城的東海岸。

回家的時候橫穿整個市區,來到西邊的一端。

車上聽著不認識的DJ主持著最愛的頻道的深夜節目。

然後到家,收拾行李。

 

“也許在夢的出口。

 平安擁抱了感動。

 一瞬間才明白。

 你說要睡得心滿意足的枕頭。

 你要告別了。 ”

 

故事還沒說完。

而我會不會快樂?

 

Posted by  at  2011-08-01 02:33: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3) | 


before 21,    

Before 21 

出生的那一年 轉眼 就這一天 

然後時間會繼續過得很慢很慢又很快很快 

這一年我做到了好多事情 大的小的 

聽見了好多聲音 遇見了好多事情 

好的壞的 

有時候很清醒 有時候很迷茫 

開心和快樂比從前少了煩惱和難過比從前多了 

開心的時候不敢放聲大笑了 

難過的時候不懂失聲痛哭了 

少年維持著煩惱 

可是這個我期待的少年早已不能再是少年 

感謝好多人一路的扶持和陪伴 

也感謝更多人一路的懷疑和不理解 

最感謝父母親人最無償的體貼和信任 

出發 奔跑 回頭 徘徊 

歡聲笑語 痛哭流涕 無言以對 

然後再走 再奔跑 

更脆弱或者更堅強 

我還有好多話想說想用我最虔誠的方式告訴你們 

但在面對那些部分的時候 

沉默早已習以為常 

如果你們懂得 我不需要解釋 

任何人都可以輕易地肯定或者否定一個人一件事 

而其實 任何人都沒有這個資格 

我會繼續相信我願意相信的東西 

不會動搖 我不會動搖 

Good-9, my 20 years.

 

Posted by  at  2011-05-16 21:56: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昨日成書   

 

在紀伊國屋買到了馬世芳《昨日​​書》的台版。 

”青春不再 餘燼猶溫“ 

這樣八個字印在腰封上。 

 

我們還未完全地告別青春的時候,青春這個詞已經被我們說成了陳詞濫調。 

不吝嗇,也不排斥反复地去經歷和詮釋,關於這個詞我們可能歷經的種種。 

期望的是為記憶增加更多的色彩,哪怕是遺憾或者悔恨。 

就好比午夜過後在城市郊區連個車影都沒有的馬路上,左手啤酒右手香煙。 

 

”依然的逃避許多早就該做的事情,只是偶爾獨坐驚覺, 

照平均曲線算來,餘生的長度,早已少於先前不經意大把浪擲的歲月“ 

在代序裡,馬世芳這樣說。 

有些慶幸,我還未走到那樣的位置。 

而似乎又是因為那樣,所以一些懊悔和驚覺,似乎也就顯得比較沒有力度。 

你該去做什麼了。你該把什麼事情做好。 

有些人事是可以不顧及的。有些人事你必須有條不紊,周全細密。 

 

一日恍然覺得,自己已經不如以往有主見了。 

就像阿信在《生存以上,生活以下》裡寫的一樣。 

即便已經知曉不可能公平地對待所有與你有交集的人, 

但還是會因為一種樂觀而柔軟的情緒束縛住自己。 

又一日傍晚,父親傳來短信, 

說因為真正關心你的人很少,有了事他們也不一定會在身邊,所以要照顧好自己云云。 

感性和因此而所生所想的,其實並不會因為時間和年齡劃開距離。 

就如同,我確信即便我走到了四五十歲的位置,一樣會感慨昨日成書。 

 

總有地方我們必須前往,也總有一些位置和能量是需要悉心保護,才可能相攜而行的。 

 

“因為不肯承認,依然的叨唸著回望是為了前路云云, 

渾然不覺這些年便是一直背對著前路,倒退走來的。 " 

 

我想我也會一直這樣,不是全部的時候,也不會嫌棄這項技能。 

不以為榮亦不以為恥。

 

Posted by  at  2011-03-28 11:03: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 


行將結束的冬天   

這個冬天一出門,耳朵裡聽的就是Ceezy的A Walk in Winter。

廈門這幾天非常的冷,應該不是只有我自己一個人覺得。

出門幫朋友洗照片,順帶洗一份作為另一份驚喜。一份是朋友給愛人的驚喜,一份是自己給兄弟的驚喜。

下午把窗簾拉起來,躲在房間裡寫故事。一邊喝咖啡。

這次的故事被要求是治愈的,我會寫得很明媚。從秋天到春天的,彌補兩個我幾年內無法經歷的季節。

訂好了回KL的機票,冬天開始結束。

Posted by  at  2011-01-12 16:32: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4) | 



共6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最后一页